软件资讯-农业信息-综艺频道 -小说-体育资讯 -游戏资讯 -家电资讯-人工智能-数码资讯-读书心得 -面试技巧-更多

当前位置:首页 >> 小说 >> 正文

天书翁婿周睿纪清芸小说试读

2020-08-07 05:50:00  来源:佰草生活网  

天书翁婿138.不能死

先前周睿虽有所猜测,但在不确定之前,他还不想轻易暴露这个秘密。

可后来想想,倘若田飞菲能看到道德天书,说不定她曾经见过。否则的话,怎么会知晓天谴,还能预知某些事情呢?

这些事都让人匪夷所思,周睿不想再费心费神的猜测下去,他希望能和田飞菲坦诚相见,认真谈一谈。

因此,把道德天书摆在桌面上,可以说是一种试探,也可以说是一份宣言。

敲了敲桌子,周睿沉声问:“你也看的到是吧?”

田飞菲的视线移到他身上,微微点头,道:“是的。”

“而且你对它的了解,其实比我还要多很多?”周睿又问。

田飞菲想了下,然后道:“目前来说是这样。”

“什么叫目前来说?”周睿问。

“因为它只属于你一个人,所以没有谁会比你更了解它。只不过现在的你,懂的还很少罢了。”田飞菲回答说。

周睿沉默了一会,道德天书只属于他一个人?别人无法使用?还是说连拿都拿不走?

没有太纠结这个问题,他点了下封面上的两片金叶子,问:“能跟我说说这个吗?”

田飞菲摇摇头,说:“我只能告诉你,救人越多,对你的好处越大,相信你也已经体会到了。”

“你是说抵挡天谴吗?”周睿问。

田飞菲犹豫了下,然后眨眨眼睛,没有吭声。然而这种态度,已经表明了态度。

不否认,就是默认,很好理解。

周睿松了口气,虽然很多具体的事情田飞菲依然不能说,但从目前来看,起码自己猜的没错。

金叶子的圆满,让他有了可以抵抗天谴的能力,也就是说,以后再救人也不用害怕了?

对此,田飞菲的回答是摇头:“天谴只会越来越强,现在你没事,不代表以后也没事。只有不断的努力,才有活下去的机会。”

这话说的让周睿很不开心,什么才努力活下去,他愈发的讨厌所谓的天谴。

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,难道都是假的?

把道德天书放回口袋后,周睿靠在沙发上,望着面前站着的少女。

平心而论,田飞菲虽不如纪清芸那般美丽,却胜在足够年轻。纪清芸是成熟的红苹果,而田飞菲则是还有些青涩的小香梨。

否则的话,陈少游那样的人物,怎么会追她追到青州来。

被周睿看的有些局促不安,田飞菲下意识捏着衣角,问:“你想干什么?”

周睿哑然失笑,道:“我没想对你做什么,只是在想,你到什么时候才能把所有事情跟告诉我。”

田飞菲很认真的道:“等你死了之后。”

周睿哭笑不得,等我死了还用你说什么?

可田飞菲这话,又让他隐约明白,倘若这个女孩没骗人的话,那么自己的死,也许只是普通人眼中的死。实际上,还将以另一种形式存活下来。

最主要的是,他始终有种感觉。

田飞菲见过死后的他……

可这怎么可能呢?他从来没有死过,更没见过田飞菲。

尤其记得第一次见到田飞菲的时候,她还满脸惊喜的说:“你果然在这里。”

这些疑惑,田飞菲不会解答,也许真要等周睿死了之后,才能有答案。

周睿忽然想到另一件事,便问:“如果救人要受天谴,那么主动杀人呢?”

“你是说正常不该死的人被你杀掉吗?”田飞菲问。

周睿点点头,把高龙胜的事情说了遍,问:“我既然已经因为他的事情受了一次天谴,后面应该没什么事了吧?”

田飞菲没有回答,她满脸错愕,好像听到了什么令人无法理解的事情。

过了会,她才恍然大悟,呢喃自语:“是了,你去了同学会……所以变了……”

“什么变了?”周睿疑惑的问。

田飞菲回过神来,看着他,面色复杂。过了会,才回答说:“你之所以救人还要遭天谴,是因为那些人本来就该死掉了,却被你强行逆天改命。这样的天谴,警告的意义更大于实际。但如果是一个不该死的人被你杀了,那么天谴就不再是警告,而是一种严厉的惩罚。本来上天有好生之德,就算真要惩罚你,也可能会看前生后世的因果,又或者根据你现在的表现来决定是立刻发生还是延迟一段时间。”

“你说的好像缓期徒刑一样……”周睿道。

“差不多吧,不过那是对正常人,而你不一样……”田飞菲叹口气,道:“你已经算是上了黑名单,所以天谴会来的很快,不给你缓冲的机会。先前的那一次,是因为你生了杀人的心,算是警告。等那人真的死了,会有更严厉的惩罚。以你现在的能力,也许能撑过去,但之后再出现天谴,就无法抵挡了。”

周睿听的愕然不已,杀个人而已,要遭两次天谴?高星宇还杀人呢,为什么他不受天谴?

“你怎么知道他没受?被关进牢狱,不也是惩罚吗?天谴并不一定是让你无缘无故的受伤流血,也可能以现实中的方式展现出来。你以为有些人在家睡觉,突然一辆大货车冲进来是纯粹的意外?世上哪有这么多意外,一切都是冥冥之中自有天意!”田飞菲轻咬着嘴唇,道:“所以,你必须尽快救更多的人,早点让那两片叶子也圆满,这样才不会死的太早。”

周睿盯着她,像在辨认这些话的真假。但很快他就放弃了,因为田飞菲的表情实在真的不能再真。

而且周睿有种特殊的直觉:“你好像很不希望我死是吗?”

“嗯。”

“为什么?”周睿表示无法理解,按照田飞菲的说法,周睿会对她的家人造成某种威胁。既然如此,难道不应该盼望他早点死?

田飞菲眼里流露出了一丝惊恐,仿佛记起了什么可怕的事情,过了许久,她才咬着牙道:“因为……死后的你,比现在可怕一万倍!”

周睿听的头皮发麻,甚至不知道该怎么接这句话。

可怕一万倍是个什么概念他不知道,也不清楚田飞菲是不是在夸张,这个女孩说话太吓人了。

“得,那我还是好好活着吧。”周睿摇摇头道。

“我也是这样觉得,最起码现在你看起来还挺好的。”田飞菲跟着说。

周睿苦笑:“你还是别说话了,夸人跟骂人似的。”

没有再和她多聊下去,周睿很快离开了出租屋。

田飞菲站在窗边,看着他上车离开,脸上的复杂表情逐渐消失,取而代之的,是一丝冷漠。

离开田飞菲的出租屋后,周睿径直去了药铺。

先前熬制的药液,已经完全沉淀下来,可以制成成品药丸了。

随后,周睿便在药铺里开始“搓丸子”。

相比药液的熬制,这种活实在没什么技术含量,稍微熟练点,便可以快速完工。

周睿这次一共制作了两种药丸,一个是紫色,一个是墨绿色。和普通的中药丸不同的是,紫色药丸上有点点白色,如同星光一般。而墨绿色的药丸上,则是几条红色的纹路,如同岩浆。

这让药丸看起来,起码卖相要好上许多。

一整天的时间,周睿都在忙活这件事。直到天快黑下来,才算全部搓完。

把药丸分批装进先前买来的木盒子里,看着货架上数十个木盒,周睿心满意足。

想了想,他又拿下一个木盒出了药铺,直奔回春堂而去。

先前就和回春堂的人说过,药丸制作好之后,先给他们几颗验证功效,然后决定是否批量购买。

周睿虽对自己的药丸很有信心,但他毕竟势单力薄,仅凭个人打拼,不知多少年才能发家致富。唯有依靠回春堂这样的老字号大品牌,才能快速崛起。

让周睿惊喜的是,时隔这么多天,楚子秋还没有走。并且除了他之外,京都本家老号还来了两人。

其中一人与楚国鑫年纪差不多,也是中坚一代的佼佼者。而另一位,则是本家老号的第三号主事者,国医圣手楚苍海。

这位楚老先生可不是一般人,出生于战乱时期,曾与许多名将打过交道。

在京都,不管谁见了他,都要给三分面子。

这次来青州,正是因为楚国鑫带回去的惊雷针法。

如今整个本家老号,都在跟着楚国鑫学习惊雷针法,而楚苍海的年纪大了,对于新技巧已经不太热衷。哪怕学会,他也没有多少体力施展。

只是,他还是想来看看,究竟是什么样的高人,能够无私的传授这种失传针法,并让楚子秋这个年轻一代的领袖都赞不绝口。

说来也巧,周睿来的时候,他们也是刚刚到店没过十分钟。

楚子秋正想给周睿打个电话约时间见面,人就来了。

当楚子秋满心欢喜的介绍双方身份时,几人都面带诧异。

楚苍海是惊讶于周睿的年轻,虽说楚国鑫和楚子秋都已经提前告知,那位高人年龄不大。但真见到,还是不免觉得惊奇。

而周睿则讶异能在这里见到楚苍海,他对中医界不是很了解,但像楚苍海这种扬名海内外的国医圣手,却还是知道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