软件资讯-农业信息-综艺频道 -小说-体育资讯 -游戏资讯 -家电资讯-人工智能-数码资讯-读书心得 -面试技巧-更多

当前位置:首页 >> 小说 >> 正文

替身娇妻缠入骨盛浅予小说-女主是盛浅予的小说阅读

2020-07-30 05:32:53  来源:佰草生活网  

替身娇妻缠入骨第3章:她不记得他

见他还不信,盛浅予试探地问,帮助他认清事实。

“你……认错人了吧?我很抱歉。”

说着,她点点头,算是礼貌地道别,转身就要走,很明显,不想跟这种人多作纠缠。

然而,骆君庭一见,他当即一急,在她走了两三步后,当即又追上去,一下拉住她的手腕,不让她离开。

“浅!”

盛浅予这下是真的生气了。

她一下挣扎起来。

“喂,你!”

然而,骆君庭抓住她的两手手腕,情绪开始又激动起来。

“浅,是不是我做错了什么?为什么你对我这么冷淡?”

盛浅予现在是真的生气了。

她努力挣扎着,然而,他死死抓住她的手腕,她又挣脱不开,他毕竟是个男人,动起真格来,她一个女人,是敌不过他的。

盛浅予害怕起来,她看着他就差没尖叫起来。

“你!放开我!”

他真的太无礼了,这样对一个陌生的女人动手动脚,问题是,这儿还是公众场合,当着那么多人的面,他怎么敢?谁给他的胆子?他都不要脸的么?

对面,骆君庭死死抓住她的手,他似乎有点生气了,回答着她。

“我不放,告诉我,浅。”

“放开我。”

“你先告诉我。”

“放开我。”

……

两人在那争执,盛浅予一直试图抽回自己的手,然而,骆君庭却死死不肯放,盛浅予又穿着抹胸的礼裙,他这样,倒有点像見色起意、临时調戏她的样子。

两人在这旁争执,很快就引起了在场众人的注意力。

盛浅予那边的朋友看见了,骆君庭那边的朋友也同样看见了,他们双方皆一脸吃惊,震惊地与各自的朋友相互对视。

“放开我。”

“不放。”

“放开我,别騒扰我!”

盛浅予终于喊出这句,她一副快哭了的表情,手在拼命挣脱,可被骆君庭一直死抓,她显然吓得花容失色,活到这么大,还从没遇见这么无礼的男人,所以,也不知道如何应对。

良好的家庭,让她一直生活优越。

而骆君庭听到她喊出这句,明显怔住了,他一下呆在那,盛浅予见状,看看他,然后狠狠抽回自己的手。

这次,他终于放开了。

盛浅予抽回自己的手后,她双手抱胸,连连后退,一副受惊的模样,有意识地保护自己,警惕地看着他。

真没想到,这样高级的宴会,竟然会有这样无礼的人能参加。

到底谁放他进来的?

当着众人的面,骆君庭被她这一句羞辱得无地自容,他似乎也觉得很尴尬,他恨恨地一别头,仅思考一两秒,然后,悲痛地看向她,生气地责问。

“騒扰?浅,如果这是騒扰,那么在海岛发生的一切,又算什么?”

他悲愤地责问她。

完全想不明白,她为什么会用騒扰这个词,来羞辱他,因为,两人以前曾是情侣,并不是陌生人,并不是他对她死缠不休。

而且当时,她也是自愿跟他在一起的。

盛浅予听着他那话,她原本只是把他当作登徒子,然而,听见他说得有声有色,好像还真有那么一回事的模样,她怔住了。

她看着他,先是上下打量一番。

他穿着一身西装,打扮得人模人样的模样,脸看着有点小帅,有点漫画少年的味道,但气质看着明显是成熟稳重的。

她看人一般不会看错,单看气质,也感觉他不像她想象中的那种人。

相由心生。

就在盛浅予犹豫着不知怎么办的时候,忽然,她的朋友郭婵清来了,郭婵清远远地喊她一声。

“浅?”

郭婵清跑到后,她来到盛浅予的身旁问她。

“怎么了?浅,你认识这个人?”

盛浅予见朋友来了,自己也算多了一个帮手,她终于松了一口气,宽了一下心,郭婵清轻微挽住盛浅予的手臂,而盛浅予也轻轻回抓郭婵清的手。

盛浅予警惕地看着骆君庭,下意识地往朋友那边靠过去一下,后退一两小步,盯着骆君庭,回答朋友。

“不,我不认识他。”

一听,骆君庭似乎非常无奈,很苦闷却无处可说的模样,他又悲愤地喊了一声。

“浅!”

然而,盛浅予还是那样警惕的眼神看着他,仿佛他就是一个登徒子一般。

骆君庭被她这样的眼神大为打击。

他一下情绪激动,跟她讲道理似乎是讲不通了,所以,他直接就大步冲过去,一下抓住盛浅予的手腕,直接将她拉过来,强硬地抱在怀里。

盛浅予这次真被他的癫狂所吓到。

她害怕地大喊。

“放开我。”

然而,骆君庭就是不放,并且,还更用力地抱紧她,生气又赌气地责问。

“是不是我做了什么让你不开心的事?所以你才这样对我?”

怀里的盛浅予,她只害怕地挣扎。

“放开我。”

根本就顾不上去听他的话,现在,她只有害怕,觉得他这种行为太无礼了,吃她豆腐。

郭婵清的弟弟实在看不过眼。

他一下冲动地冲过来,先是一把分开两人,握着拳头,就生气地一拳打向骆君庭的脸颊。

骆君庭的朋友一见状,原本只是坐在远处饭桌上看着的,现在不禁一急,纷纷站起冲过来。

“喂!”

至少,不管事情对错,要先阻止郭婵清的弟弟打架的行为再说,不然,他打完一拳,肯定还会再继续打下去。

骆君庭被打了一拳后,他握着拳头碰一下脸,很痛。

他似乎也生气了,立马就一拳头,也打向郭婵清的弟弟的脸,然后,郭婵清的弟弟被打摔向一旁。

四周的男人、女人们,看着这幕,皆发出惊呼的声音。

在他们这种高级宴会中,是从来不发生打架行为的,打架这种事,只会出现在底层人士的聚会中,显然,骆君庭今天破了这个例。

两人打开后,郭婵清弟弟摔向一旁。

盛浅予跟郭婵清,慌忙急匆匆去扶他,而骆君庭的朋友,也冲到,拉住骆君庭,不让他再冲过来,其间他的朋友急问。

“等等,怎么了?干嘛打起来?”

郭婵清的弟弟被搀扶站起后,他情绪激动地回答骆君庭的朋友。

“问你的朋友吧,如果喝醉了,就赶快回家去,别在这里鬧事。”